展望|一所大學的模樣

時間:2018-12-10浏覽:186設置

幾天前,一位多年不見的熟人問我在市裏哪個單位工作,我說六盤水師院。他不明白,又問:在德塢?我說,在明湖濕地公園。他恍然大悟:你早說水師專不就得了。我有些不舒服,就強調說:我不知道你說的水師專,我所在的六盤水師範學院,是一所正規的普通本科高校!他哈哈大笑:我們都叫水師專的。我有些無可奈何。老實說,我的玻璃心,是被觸疼了的。

了解六盤水師範學院曆史的人都知道,建校40年來,這所本科院校是如何筚路藍縷玉汝于成的。但是,別人爲什麽還瞧不起我們?細想,我們除了依托明湖國家濕地公園的優勢而獲得“貴州最美大學校園”美譽外,與其它高校相比,我們還有哪些值得驕傲的地方?我驕傲,是因爲自己跟自己比,已蛹變爲蝶,學校早就不是建校之初的模樣;我自卑,是因爲我們的整體辦學水平還不夠高,我們的畢業證含金量還沒有名牌大學那麽高。

辯證唯物主義告訴我們,評判某事某人,離不開時代背景。辦學之初,六盤水師範學院上無片瓦,下無寸土,可謂無立錐之地,不得不在三縣借其他學校的場地和師資辦班。在這樣的環境與條件下,學校人才隊伍建設,只能艱難前行。建校40年散文集《跋涉者的足迹》裏,有不少記錄那段艱苦歲月的生動故事,讀來讓人感動。電影《無問西東》有一段場景,一路西遷的清華大學師生們,爲避開日寇戰機的轟炸,他們把壕溝當教室,在壕溝裏上課,進而在壕溝裏做科研。看到這,我淚流滿面。我在想,在炸彈不停扔下,生命隨時可能消失的情況下,是什麽偉大的力量,讓他們如此鎮定如此頑強?那一定是置國家與民族爲最重的決心挽民族于危難的獻身精神,在這種精神力量的感召下,才會有“我自橫刀向天笑,去留肝膽兩昆侖”的大無畏氣概,他們的血肉之軀,才變成了意志堅定的鋼鐵長城。

誠然,曆史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不可能再用舊條件框求現代的人們。如今,學校的基礎設施已經基本滿足師生的教學與科研需求,但由于辦學經費拮據、管理經驗不足及受客觀因素的制約等,難免會出現偶爾停電、網絡信號不好、熱水供應不足、冬季暖氣供應不上等問題。那麽,出了這些問題,我們是不是就應該竭盡全力去吐槽、去指責、去噴糞了呢?人的情緒是可傳染的。我從不在朋友圈發布負面情緒,就擔心個人的怨怒,傳導給一衆朋友,影響大家心情。我展現自己陽光的一面,盡量讓朋友們感受到陽光。我想,朋友們都陽光了,這世間便溫暖如春。

我們沒法跟國內那些高水平大學比,更不可能與世界名校比。但是,一個人、一所大學、一個群體,都應該要有仰止的高山。我們在艱難曲折中前進,我們在峰回路轉中攀登,克服困難和解決問題的過程,就是學校不斷發展不斷進步的過程。記得在興義八中考察時,一進校門就是全球知名大學簡介,這讓我十分震撼。目前,學校在基礎設施逐步完善後,已將工作重心轉移到內涵建設上來。教育教學改革、人事制度改革、人才隊伍建設、教風學風建設“四大攻堅戰”已經打響,生態明湖、書香明湖、文化明湖、科技明湖、健康明湖、智慧明湖等“六個明湖”建設正在向縱深推進,培育兩個高雅愛好(文藝與體育)、養成兩個良好習慣(閱讀與思考)、練就兩個基本能力(寫作與交流)的“三個兩”素質提升計劃正在加快實施。如此等等,無不是深化內涵建設的行之有效的重要措施。建設區域性高水平應用型大學,全體師生都應當是主人翁而不是旁觀者。

時間是寶貴的,精力是有限的。如果我們把過多的精力用于關注前進道路上的小坑坑、小石子,也許我們就看不清遠方甚至迷失方向。人必須學會選擇,必須知道孰輕孰重,知道誰先誰後,將那些對自己的學業、對自己的事業有助推作用的事情放在首位,才能集中力量,發奮圖強,最終達到事業頂峰,實現人生夢想。

過了40歲,我開始思考,人短暫的一生,是不是得留下點物質或思想的東西?否則,虛度光陰,庸碌無爲,這一生是不是太可悲了?“悄悄的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來,我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絲雲彩。”詩人徐志摩留給我們的,不就是這種能夠擊疼人的內心深處最軟的那一部分的語言力量麽?

建設一所人民滿意的大學,離不開全校師生的共同努力。我想,我們應該問一問自己,學校的身份蝶變了,學校的環境蝶變了,我們是不是同步蝶變了?我們的管理與服務的水平、我們的教學與科研的能力,我們對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貢獻,是不是還在“水師專”的水平上原地踏步?

幾天前聽著名青年編劇蔣演老師講課。她說:我總是把觀衆視爲親人。這話讓我深思良久。推而開去,作爲學校的管理者,是不是也要把師生當成親人,用體己之心去思考問題、去解決問題,努力地、真誠地解決好事關師生生活與教學科研中的困難與問題?作爲教師,是不是也要把學生當成自己的孩子或弟弟妹妹,時刻以“學高爲師、身正爲範”八個字衡量自己,用心用情盡責地教書育人?作爲學生,是不是也要想一想,自己爲什麽會來到這所學校,是應當爭分搶秒刻苦上進,還是一日三餐混日子,將來以什麽樣的才能和本領去報效祖國和人民?

在以後的日子裏,我們爲什麽不奮起直追,頑強拼搏,將我們易碎的玻璃心,煅造成金剛不毀之體?如果全體六師人都將學校視作我們共同的家園,盡管還會有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磕磕碰碰,但我們一定地能夠朝著共同的目標,心往一處想,勁往一處使。我有什麽理由不相信,若幹年以後,我們校園裏不僅有大樹、有大樓,而且一定會大師雲集,從校園裏走出去的萬千學子,更是我們的無尚榮光。

那麽,這是否就是一所大學的模樣了?

(文|龍尚國)


返回原圖
/